中新網成都6月23日電(張懷安 俸曉紅)23日,記者從四川彭山警方獲悉,經過一個多月的縝密偵查,該局成功破獲一起因制毒引發的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,10名犯罪嫌疑人先後落網。
  今年4月25日8時30分,彭山縣青龍鎮某醫院上班的護士小王和往常一樣,按時到醫院接班。鞋子還未換好,急診科門外進來一小伙子稱:“那兒有個人,你們去看看。”便返身上了一輛汽車離去。
  小王順著手指方向,看見急診科外臺階斜坡上躺著一個人,護士小王上前喊了兩聲沒反應,便馬上喊來兩名醫生進行查看。
  經初步診斷,此人眼睛瞳孔已放大,無脈搏、心跳等生命體徵,在其頭部還有鈍器傷,身體多處淤血和被毆打痕跡。醫院馬上向當地的青龍派出所報了警。
  警方接警後,庚即趕赴現場,確定系他殺。並迅速成立由縣公安局副局長肖柯任組長的“4.25”專案組。隨後,眉山市公安局副局長劉長林也帶領刑偵、情報、網安、行動技術等部門與專案組一起展開案偵工作。
  警方在進行走訪調查過程中獲取了一條重要線索,稱有一輛車牌號為川A3BXXX的豐田凱美瑞汽車曾在醫院門口停留過。通過查詢,該車系成都一租車行所有,被一姓童的人租用。
  與此同時,法醫也在屍檢時發現,死者褲兜里的藥發票上姓名為“黃某”,經確定該男子就是死者,但“黃某”並非死者真實身份。通過反覆查看醫院監控視頻,民警發現4名男子中1人似曾相識。專案組馬上將鳳鳴、彭溪派出所社區民警召集起來,確認該名男子是縣城區的裴慶忠。民警立即找到裴慶忠,經詢問和排查其社會關係及近期交往情況,迅速鎖定了另兩名男子的身份。經死者DNA的比對,發現死者與成都警方上網的涉嫌製造毒品逃犯何斌的DNA同一,經確認死者就是何斌。
  辦案民警先後在青龍鎮將鐘某、羅某抓獲,順線出擊,在縣城的一家旅店內抓獲了另兩名嫌疑人戴某和楊某,隨後,又將涉案人員餘某和藍某抓獲,另一嫌疑人楊某投案自首。5月22日晚11時左右,專案組經過4天4夜的蹲守,在成都市武侯區某小區內將主要嫌疑人童某及情婦抓獲,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。
  據童某交代,幾個月前何某向他借了三、四萬元錢去吸毒和揮霍,一直未還。再三催逼後,何稱會製冰毒,可以將制的冰毒賣了後還錢。童便讓其帶來工具在自己租住的房屋內製造冰毒,何某又將朋友“小軍”請來幫忙。兩個多月過去了,何某、“小軍”製作的小量冰毒,因質量不好賣不起價,懷疑兩人製作過程中動了手腳,才導致製作出來的冰毒質量不好。
  隨後,童某與情人胡某開著租來的豐田汽車到青龍鎮找到羅某、戴某、餘某到新津藍某處借了一把匕首,又到新津一雜貨鋪購買了刀、木棍等工具。當晚,一行人來到成都童某租住的屋內將何某、“小軍”綁至新津縣董河壩。童某責問其是不是在製作時偷換了原料,2人予以否認。羅某等人就用木棍一陣亂打,2人被打得遍體是傷,但還是不承認做了手腳。見狀童某決定回成都出租屋將製作冰毒的設備和原料拿來,讓2人當面製作。因何某手臂傷勢較重,童某讓戴某聯繫人將何某送到縣城醫院治療。但因何某系網上通緝逃犯,戴某便讓其朋友裴某幫忙找了一就診卡,由羅某和鐘某帶何某去醫院治療後回家。
  23日,童某讓何某、“小軍”當面製作冰毒,經其檢驗製作的冰毒,仍未達到要求。童某堅信兩人偷換了制毒原料。他讓戴某打電話叫來楊某等人,將兩人帶到錦江鄉至象耳寺路上一偏僻地方進行毆打後,何某被帶至彭山縣城一旅店內看守,“小軍”被帶至童某新津的家中單獨看守。晚21時許,童某又讓羅某、鐘某從彭山將何某帶至青龍鎮曾壩子河邊,再次進行毆打,何某遂承認是“小軍”偷換了原料,童某等人讓兩人進行對質後,還是認為何說謊,於是又對何某進行了毆打。
  25日清晨7時左右,童某發現何某已快不行了,就駕車將其送往青龍鎮某醫院,途中何某斷氣。見狀,3人將何某屍體拋擲青龍醫院急診科臺階處後駕車逃跑。
  目前,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依法刑拘,案件的偵破等工作還在進行中。(完)  (原標題:四川彭山因技師制毒不合格被毆致死 涉案10人落網)
創作者介紹

牆壁漏水

qe61qenj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